1. <ul id="rmmwgg"></ul><acronym id="rmmwgg"></acronym>
            • <pre id="rmmwgg"><style id="rmmwgg"></style><i id="rmmwgg"></i></pre><strike id="rmmwgg"><b id="rmmwgg"></b></strike><legend id="rmmwgg"><option id="rmmwgg"></option></legend><strike id="rmmwgg"><dfn id="rmmwgg"></dfn><bdo id="rmmwgg"></bdo><thead id="rmmwgg"></thead></strike><fieldset id="rmmwgg"><tfoot id="rmmwgg"></tfoot><noframes id="rmmwgg">
                <strong id="rmmwgg"></strong><dd id="rmmwgg"></dd><select id="rmmwgg"></select><b id="rmmwgg"></b>

                  您現在的位置是: 首頁> 廠房廠貌 2019年12月12日

                  850遊戲反饋|收藏

                     不知哪一日,好友問850遊戲反饋最近有沒有什麽收藏。我毫不猶豫地告訴她,我有兩個收藏,一個是趙老師,另一個也是趙老師。
                    初一時的班主任年輕,盡管對學生們關愛有加,成績卻總提不上去,所以趙老師是初二時調來我們班的,並且一直帶我們到中考結束。
                    如果說初一時的班主任是我們的朋友,那麽,趙老師就是我們的長輩,對我們總是有很高的要求。剛一開學,她便給了我們一個“下馬威”。
                    離上課還有一分鍾,走廊便響起了“笃,笃,笃”的高跟鞋聲,不一會兒,一條細長的腿跨進了班級大門,只見一個身著長袍,目戴眼鏡,一看就是一個大學者的中年女子,捧著一沓書徑直往講台走去。她拿起兩本書在講台上不輕不重地拍了兩下,然後推了推眼鏡擡起頭,一臉嚴肅地對我們說:“我不管你們初一時有多麽不可一世,我的要求必須絕對服從。”全班嘩然,甚至有一個大膽的男生和她爭辯起來。趙老師卻面不改色,說:“你們不要個個都那麽桀骜不馴。你們的家長把你們送到這裏,我作爲你們的班主任就有義務把你們教好。”與當時的我們而言,這是一個多麽專制的老師,所以年少輕狂的我們總是喜歡和她對著幹,然而一個智者永遠都有屬于自己的一套方法來“化險爲夷”,並且一次又一次地征服每一個叛逆者。
                    我欣賞智者,這或許是我珍藏趙老師的原因之一吧。
                    不得不說趙老師是一位優秀的老師,它有極強的表現力和親和力。沒當上課,她的雙眸總是發光發亮,說起話來更是慷慨激昂,還時不時地手舞足蹈,把同學們不自覺地帶入狀態。上課倒像是在玩,卻也能在玩中學到很多。
                    真正優秀的老師不僅僅是教學有法,更主要的是有著能夠使同學們主動服從的人格魅力。而趙老師正是因爲並存這兩點,才是我們班中考全班四十人有十多個省中,十多個北郊,幾個一中的好成績。
                    人們都說老師是蠟燭,如果老師只是渺小的蠟燭,如何培育有一代又一代莘莘學子?所以我要說——老師是給人以無限激情的太陽,老師是胸懷寬闊的大海,老師是浩瀚宇宙中的希望
                    好友說過收藏會隨著歲月的流逝而增值,收藏老師,收藏老師,雖不會在物質上增值,卻也能給人以心靈上的進化。《論語》不正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嗎?
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貧困交加的梵高,在每天努力振作起來的信心的支配下畫著他那色彩絢麗的畫。他曾滿懷感慨地說:生活的色彩和他畫中的色彩太不一致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——題記

                  風中的沙被朝陽定格成了懸浮的金粉,下面的麥浪也泛著金波,不對,確切的說,只能看個大概,也就是一片逼真的金色波浪……這景象太不真實了,但的確太美,美得讓人聽不見發動機的轟鳴,等等,怎麽又能看見麥子了?不對啊,機頭的螺旋槳怎麽停了?發動機怎麽沒聲音了?啊!救命!

                  “哇!”一只樹上的昏鴉驚飛而去,昏睡的他這才掙紮著從田邊的老樹下爬了起來,夕陽西下,原來只是個夢。眼前也是一片黃,不過是焦黃色,和他的焦慮的臉色一樣黃,只有熱浪,沒有風,今年又是大旱。不等歎氣,他脖子和臉上抽搐的神經就像一條條缰繩,狠命將沮喪的視線勒回,一個轉身,一瘸一拐地挪向自己的院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作孽啊,一把年紀娶不上個媳婦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“活該,一把年紀,也不幹點正經的事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“這次還要好,把腿都弄瘸了,幸虧沒飛高就砸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“就是就是,打雜都沒人要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這些聲音很久以前就回蕩在進村的路上,揮之不去,炙烤著他的耳朵,自從瘸了腿,這段回家的路就顯得更加難熬了。“哼,850遊戲反饋腿瘸,但翅膀沒瘸。”這句倔強的話也只是在心裏說了一遍,好歹支撐他挪回了自個的院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院子的牆頭就像一排殘缺的黃牙,夕陽就貼著這些缺口摸進去,屋裏太悶,門向外張著,大口地喘著粗氣,難免就讓夕陽摸進了屋子,家徒四壁,屋裏沒有什麽家具阻擋光線,讓夕陽一直摸到了裏屋盡頭的牆上,牆上那兩張發黃的遺照上,二老的眼神有些憂郁。

                  院子裏的曬谷場倒顯得充實些,電動車的零件和破輪胎、飽經滄桑的雨棚板、鏽迹斑斑的鋼管和鐵支架、鋁板被裁下的邊角料、一對折斷的機翼、一台燒黑的摩托車發動機……夕陽下,這些破銅爛鐵卻熠熠生輝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看來還是得去買個正兒八經的發動機,等腿腳好些了,還得進城攬活不可。”他在心中狠狠地說了這一句。那一晚,他沒吃飯就睡下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兒啊,別跑了,回家吃飯去,沒有風,跑沒命了,也飛不上天!”

                  他只覺得天昏地暗,好不容易看清,才發現自己渾身是黏糊糊的破報紙,順著一條線望去,原來是被一個狂奔的孩子狠命地拖著往前跑,一砸一跳,連滾帶爬……也不知道折騰了多長時間,他終于飛過了孩子的後腦勺,孩子回頭一望,他從孩子閃亮的眸子裏看到了自己——一只風筝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媽!你看!俺不是跑出風來了?把風筝放起來了?俺長大了,還要把自己放上天咧!”

                  沒風的日子,這個夢都會來找他,今晚也不例外。 

                  鄭重聲明: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轉載文章僅爲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,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,多謝。
                  2001